10bet官网中文有限公司欢迎您!

鬣狗喜欢靴子,经典的童话故事

时间:2020-01-23 15:49

格朗萨索正好位于大地的中央。从远古时代起,各种动物、鱼类和植物就在这里生长繁殖。生活在格朗萨索的印第安人把这个地区视为风水宝地,如果外人胆敢来这里钓一条小钩鱼或捕捉一只小动物,灾难就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住在这里的人都是一些胆大妄为的猛士。他们虽然很勇敢,但他们对一切人和动物都怀有刻骨的仇恨,而且对他们惨无人道。当鱼汛到来的时候,格朗萨索人监视着河岸,不让附近的人来这里捕鱼,当王米成熟的季节,他们悄悄地侵入附近的村庄,一旦时机对他们有利,他们就大肆掠夺别人的庄稼。他们对那些脱离原始森林生活的人以及遭到不幸而忍饥挨饿的人没有一点同情心,反而幸灾乐祸,嘲弄这些人:
“你们完全可以煮树根来充饥,这种东西到处都有,你们可以随便去挖……”
最令人难以容忍的事情就是他们在打猎过程中无情地捕杀幼兽,因为他们更喜欢幼小动物细嫩的肉。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呢?哪一个人是这个部落的酋长呢?谁让他们干了这么多坏事呢?这个部落的酋长叫胡安皮,意思是“最杰出的人”,实际上,他在邪恶方面的确超过了一切人。他无情地对待一切生灵,他的武士遵照他的命令窜到很远的山区,在那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只有一个人不同意他们在格朗萨索的所作所为,但是这个人太老了,身体虚弱得像已经熄灭的农家灶上的一缕炊烟,因此他连一个名字也没有,大家简单地称呼他为“先人”。很少有人知道这个老人是第一个来到格朗萨索的。当时他的部落在这里发展起来,在很长的时间内一直是一个繁荣昌盛的部落。
先人焦虑不安地注视着胡安皮的一举一动。当他确信胡安皮有可能把他自己和他的部落引向毁灭的边缘时,他亲自我到了这个酋长。
他在酋长的帐篷前恭恭敬敬地站了很久,直到一个声音从帐篷里传出来:
“我在家里。”
“既然你在家里,我就在外面等候。”先人遵照当时的风俗习惯回答说。
胡安皮又说:
“是哪阵风把你吹来的?”
“我认为应该找你谈一谈。”先人知道该从哪里进去,于是他小心谨慎地走进帐篷。当他的眼睛刚开始适应帐篷内的灯光时,他发现首长怒气冲冲地上下打量着他。
“老家伙,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想看看你身上穿的用豹皮做成的上衣,这不是一张成年豹子的皮。”
酋长冷嘲热讽地打断老人的话,说:
“幼年的豹子皮又怎么样?这不是更柔软吗,我总不能像你那样穿得破破烂烂在人前走来走去!”
“胡安皮,你捕杀没有抵抗能力的幼小动物,你还把饥饿的人赶出格朗萨索一带,自然界之母巴拉玛玛是不会宽恕你的。”老人心平气和地劝他,但是酋长却怒不可遏地大声嚷起来:
“不要脸的老东西,快滚出去,以后不许你再登我的门槛!否则,我要把你像狗一样绑在树上,你知道当狗的滋味吧!”
咳!先人十分清楚狗的命运。他以前经常拿东西去喂被铁链锁着的狗,这些狗饿得皮包骨头,因为没有心肝的酋长一点也不关心它们。
“我走。”老人告辞后低着头回到家里。
先人的劝告不但没有使酋长变得善良一些,反而使他变本加厉地去作恶。当天,他跑遍了整个格朗萨索,捣毁了鸟巢,射死雏鸟,他像发了疯一样去射小鹿和其他幼兽,一些幼小的动物几乎都在他的手里丧了命。

格朗萨索正好位于大地的中央。从远古时代起,各种动物、鱼类和植物就在这里生长繁殖。下面是小编为大家精心收集整理的热风的话语的童话故事,可供大家欣赏和阅读。

  上校的伤立刻就好了。既然已经知道自己不过是被烟头烫了一下,而不是中了毒,他的疼痛也就奇迹般地消失了。当然啰,他决不会承认自己是个笨蛋,他还得想法找哈尔的茬儿。

图片 1

  “我想你应该为你办的蠢事而脸红。年轻人,你应该学会三思而后行:你想想——在我身上扎个洞,还注射一筒蛇毒,仅仅因为我被烟头烫了一下。蝎子,真是的!谁跟你说我被蝎子蛰了?”

热风的话语

  “你呀!”哈尔提醒他。

生活在格朗萨索的印第安人把这个地区视为风水宝地,如果外人胆敢来这里钓一条小钩鱼或捕捉一只小动物,灾难就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我根本想不起来我说到什么蝎子!你必须学会动脑子,小伙子,动脑子!”哈尔不再理他。

住在这里的人都是一些胆大妄为的猛士。他们虽然很勇敢,但他们对一切人和动物都怀有刻骨的仇恨,而且对他们惨无人道。当鱼汛到来的时候,格朗萨索人监视着河岸,不让附近的人来这里捕鱼,当王米成熟的季节,他们悄悄地侵入附近的村庄,一旦时机对他们有利,他们就大肆掠夺别人的庄稼。他们对那些脱离原始森林生活的人以及遭到不幸而忍饥挨饿的人没有一点同情心,反而幸灾乐祸,嘲弄这些人:

  马里提着上校的靴子进了帐篷。靴子好像被尖利的牙齿嚼过。马里问:“这是你的吗?我们在那空地边上捡到的。”

“你们完全可以煮树根来充饥,这种东西到处都有,你们可以随便去挖”

  “当然是我的,蠢货。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儿给我送来?”

最令人难以容忍的事情就是他们在打猎过程中无情地捕杀幼兽,因为他们更喜欢幼小动物细嫩的肉。

  他把靴子接过来,翻来覆去看那些牙齿印。“嗬哈,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啦,就是那该死的小豹子,你让它们到处乱跑。昨晚上一定是它们进来了,喏,看看靴子——几乎没法穿了。”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呢?哪一个人是这个部落的酋长呢?谁让他们干了这么多坏事呢? 这个部落的酋长叫胡安皮,意思是“最杰出的人”,实际上,他在邪恶方面的确超过了一切人。他无情地对待一切生灵,他的武士遵照他的命令窜到很远的山区,在那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哈尔说:“也许不是豹子吧!”

只有一个人不同意他们在格朗萨索的所作所为,但是这个人太老了,身体虚弱得像已经熄灭的农家灶上的一缕炊烟,因此他连一个名字也没有,大家简单地称呼他为“先人”。很少有人知道这个老人是第一个来到格朗萨索的。当时他的部落在这里发展起来,在很长的时间内一直是一个繁荣昌盛的部落。

  比格火了,嗓门提得更高。“还会是什么?直说了吧,年轻人,那些小畜生晚上应该关在笼子里。不然的话,下次它们会把我们咬死在床上。关进笼子里,听明白了吗?否则我就离开你们的狩猎队。对,先生,我一定要走。”

先人焦虑不安地注视着胡安皮的一举一动。当他确信胡安皮有可能把他自己和他的部落引向毁灭的边缘时,他亲自我到了这个酋长。

  哈尔笑嘻嘻地说:“得了,上校,别走,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他在酋长的帐篷前恭恭敬敬地站了很久,直到一个声音从帐篷里传出来:

  “关进笼子,明白吗?”

“既然你在家里,我就在外面等候。”先人遵照当时的风俗习惯回答说。

  为了哄住这位可怜的上校,天黑以后,小豹子被关进了笼子。但小豹子不高兴了,它们不断地“喵喵”,吵着要出来。豹子是夜行侠,晚上是它们玩耍和捕食的好时光。楚楚和翠翠显得很可怜,罗杰一肚子的不高兴。“干吗要迁就那爱发火的蠢货而把它们关起来?”

“是哪阵风把你吹来的?”

  哈尔说:“如果我们不这样做,他还会把发生的事情归罪于它们。我有预感:还会有事的。”

“我认为应该找你谈一谈。”先人知道该从哪里进去,于是他小心谨慎地走进帐篷。当他的眼睛刚开始适应帐篷内的灯光时,他发现首长怒气冲冲地上下打量着他。

  “还会有什么事?小豹子们都给关起来了。”

“老家伙,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不信那是小豹子干的,一定是比小豹子大的东西。”

“我想看看你身上穿的用豹皮做成的上衣,这不是一张成年豹子的皮。”

  “你说是狮子吗?”

酋长冷嘲热讽地打断老人的话,说:

  “谁晓得呢,但我知道怎样查出事实真相。今晚上跟我一起守着好吗?说不定会很有意思,也许还能抓到什么东西。”

“幼年的豹子皮又怎么样?这不是更柔软吗,我总不能像你那样穿得破破烂烂在人前走来走去!”

  这种事罗杰可是求之不得。夜深了,所有的人都睡着了。兄弟俩靠着树坐等着。罗杰很兴奋,神秘的丛林中传来野兽们的喧嚣。

“胡安皮,你捕杀没有抵抗能力的幼小动物,你还把饥饿的人赶出格朗萨索一带,自然界之母巴拉玛玛是不会宽恕你的。”老人心平气和地劝他,但是酋长却怒不可遏地大声嚷起来:

  罗杰老是问:“那是什么在叫?”尽管哈尔每天晚上都倾听那些叫声,并对照手册判断它们发自哪种野兽,但仍然不能回答罗杰所有的问题。

“不要脸的老东西,快滚出去,以后不许你再登我的门槛!否则,我要把你像狗一样绑在树上,你知道当狗的滋味吧!”

  “我看,那‘嘭嘭’声是犀鸟发出的;那喷鼻声是角马的;听,斑马——一定有好多匹——那种叽叽喳喳的声音,就像是好多人参加一个鸡尾酒会:那狺狺声是豺的;那种深沉的‘嗬嗬’声当然是河马的啰!”

咳!先人十分清楚狗的命运。他以前经常拿东西去喂被铁链锁着的狗,这些狗饿得皮包骨头,因为没有心肝的酋长一点也不关心它们。

  从营地附近传来一声咆哮。罗杰说:“是狮子。”

“我走。”老人告辞后低着头回到家里。

  “说不定,可能是一只鬣狗。”

先人的劝告不但没有使酋长变得善良一些,反而使他变本加厉地去作恶。当天,他跑遍了整个格朗萨索,捣毁了鸟巢,射死雏鸟,他像发了疯一样去射小鹿和其他幼兽,一些幼小的动物几乎都在他的手里丧了命。胡安皮又来到太阳睡觉的西山,他坐在山顶的一块十分陡峭的岩石上想休息一下。

  “但鬣狗叫声似笑,喏,现在那叫声就是——那声音真恐怖。”

他望着山脚下广阔的大地,心里暗想:这叫切都属于我,任何人都不能违背我的意志!如果我高兴,我可以把整个萨索变成一片火海,所有的人都会被烧死。

  这种笑声真令人毛骨悚然。

胡安皮刚想到这里,一个声音突然从他的背后传来,这声音犹如一声霹雳,每发出一个字,岩石就像秋风中的落叶一样震动起来。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紧接着是一种由低渐高最后是凄厉的长声,好像是另一种不同的动物发出的:“呜——咦!”再接着是狗的“汪汪”叫声,小狗“狺狺”声,狼的嚎叫声。最后又是一声狮吼——或像狮吼一样的吼声。

“胡安皮,我猜透了你的心思,你的高傲已把你自己和你的整个部落引到了悬崖边上。我警告你悬崖勒马:如果你再干坏事,只要再干一件坏事,你们就要受到严厉的惩罚,因为你们已经犯下了累累的罪行。”

  “所有这些叫声都是一种动物发出的,”哈尔说,“鬣狗,它们越来越近了。恐怕很快我们就会来客人了。”

“你你你是谁?”胡安皮吓得浑身发抖,张口结舌他说不出话来。他几乎在剧烈摇晃的岩石上站立不住。

  罗杰不安地蠕动身子:“我还没听见过那么怪里怪气的叫声,让我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

声音说出了最后几个字:

  哈尔说:“我也一样,那简直是鬼叫,非洲人就说它们是鬼魂。他们说老人死了,他的鬼魂就变成鬣狗回家来。还有一种说法,说是在夜里巫师骑鬣狗到处跑,边跑边那么叫喊。”

“我是自然界之母,巴拉玛玛!”接着四周又恢复了平静。

  “嗯,不管它是什么吧,你看它们能钻进上校的帐篷吗?他的帐篷门已经牢牢地闩住了。”

惊慌失措的胡安皮从岩石上下来,向他的村庄走去。他由于害怕而又急于回到自己人当中,一路上,他胆战心惊地左顾右盼,“最杰出的人”一下子变成了“最胆怯的人”。

  “如果一头野兽想钻进一个帐篷的话,你没办法挡住它。只不过大多数野兽不想钻而已。而鬣狗不,它想钻进帐篷,如果从门钻不进去,它一下子就可以将帆布咬穿个洞,它那副牙齿可厉害啦!有人说所有动物中,鬣狗的颚是最有劲的,它的牙齿可以咬碎坚硬的骨头。”

当他隐隐约约地看见他所熟悉的房屋时,他的胆子又大起来了。他听到从村里传来的粗野的喊叫声,于是他立刻又恢复了平时的狂妄和轻率。

  “真要是大个儿野兽的骨头,它咬不动吧?比如说,犀牛的骨头。”

“即使巴拉玛玛具有天大的本事,她在这里对我也无可奈何。”胡安皮为了给自己壮胆而自言自语他说。他来到房屋中间,为了证明他说的话,狠狠地朝他的狗踢了一脚,本来这条狗一看见主人回来正高兴地叫起来。

  “没问题。狮子捕杀犀牛之后只是吃肉,骨头就留那儿了。狮子一走开,鬣狗一拥而上,就嚼那些骨头,嚼成碎片就吞食掉。犀牛皮足有三厘米厚,鬣狗嚼起来就像嚼口香糖似的,既松软又好吃。为什么它们喜欢上校的靴子?就是这个原因。那靴子是牛皮的,鬣狗是什么都吃,在安波西利那边,就有鬣狗钻进狩猎小屋掀翻垃圾桶,吃里边的垃圾。如果垃圾筒里边沾有油污之类的东西,它们甚至连垃圾桶也吃掉——起码,垃圾桶是用不成了,被鬣狗的大嘴巴咬瘪了,在查沃那地方,一个猎手打伤了一只鬣狗之后扔下枪跑了。激怒了的鬣狗咬住枪管,把枪管咬成七扭八歪的一根废铁。嘘,听!”

狗的嚎叫声还没有停下来,突然从山里刮来一股火热的风,大风呼嚎使人什么也听不见。热风一吹,整个村子立刻火光四起,全村的人在浓烟烈火中垂死挣扎。胡安皮被大火裹在中间,最后烧得只剩下一把骨灰。他的同伙中只有几个人跳进了冰冷的河里,他们在水里立刻变成了鳄鱼。

  就在他们靠着的那棵树后面的灌木丛中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一阵轻风还带来一股臭臊味。

先人躲在一棵树上,火也烧到了那里,不过没有把他烧死。他不但死里逃主,而且因祸得福。不久以后大火熄灭了,先人从树上下来,他在晚年过着幸福的生活,因为他那些残酷的乡亲们死后留下了大量的财富。

  “鬣狗。”哈尔小声地说。

先人不愿意独自享受这些财富,附近的印第安人很快地来到萨索这块肥沃的土地上安家落户。后来先人成为印第安人的顾问,他不但聪明,而且为人公正。

  “像没刷牙的臭嘴味,”罗杰说着从腿上把套索拿了起来,“我们现在就抓它们吧,趁它们还没攻击我们!”

自然界之母巴拉玛玛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惩罚过印第安人。不过,她想让生活在格朗萨索的人不要忘记她的神威,为了不使印第安人误入歧途,为了让他们永远记取这一教训,自然界之母每年给他们送来一阵热风,这阵风不停地呼啸着越过这个国家的上空,后来被人称为“松达风”。

  “我看它们不会来打扰我们,因为我们还没死哪!它们喜欢死东西,特别是死了多日,发了臭的。”

猴子盖房

  他们带着的那条狗露露也开始轻轻地咆哮,可能是听到了响动,也可能是被那股子臊臭熏的。

黑夜突然降临到森林中,人和动物纷纷向各自的家里跑去。他们都想在自己的家里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否则,他们很可能被迫在外边露宿。

  “别出声,露露,”哈尔轻轻地说:“过一会就看你的了。”

只有猴子对漆黑的夜晚毫不在乎。它们在棕榈树上跳来跳去,寻找一些东西塞进嘴里,然后尽情玩耍。

  一个黑影从树丛中溜了出来,鬼鬼祟祟地进了营地,大小有一条大狗那么大。虽然没月亮,但非洲的星光也够亮的,可以看清那耷拉着的脑袋和从肩膀往后斜的身子。随后又出来一头,一模一样的身架子。哈尔来了精神,说不定一下子可以捉到两头。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抓起套索,随后又放下了。应该让它们先去拜访一下上校。好让上校知道不是小豹子偷了他的靴子,不然小豹子们就会蒙冤受屈,每天晚上都被锁在笼子里了。

“盖房子有什么用呢?我们应该吃喝玩乐,为什么要把时间花费在盖房子上呢?至于睡觉,唉,我们一点也不困!”

  鬣狗偷偷摸摸地到了厨房,嗅了嗅炉子旁边的笼子,随后钻了进去,要是这个时候一个箭步冲上去关上笼门,轻而易举地就可以抓获这头鬣狗。但哈尔还是一动不动。

然而瞌睡终于找上门来了。当猴子困得要命时,它们就躺在棕榈树的树枝上睡觉。这对它们已经习以为常,因为第二天它们会在美丽的阳光下醒来,而且在阳光的照射下,它们可以整天在森林中做游戏。

  即使这时候鬣狗知道有两个孩子正坐在树下,它们也不在乎。一种敢于窜进有人住的帐篷的野兽当然不会被两个孩子吓跑。它们在营地里踱来踱去,捡起地上一切可吃的东西:掉在地上的面包屑啦,肉啦,皮啦等等。

这一次却出乎猴子们的预料之外。它们刚闭上眼睛,一场大雨倾盆而下。

  来到上校的帐篷前,它们就不走了,开始围着帐篷嗅,不时用鼻子拱拱帐篷。帐篷四周的帆布大多与地上的钉子扣得很死,想钻进去不容易。但有一只鬣狗发现一个地方有一条窄缝,它咬住帆布拼命地拉,终于拉开了一道口子,它趴在地上匍匐而入了上校的帐篷,另一头也以同样的姿势同样的办法跟了进去。

它们找啊,找啊,可是找不到一块干地方。

  不一会儿两个家伙又都出来了,每个家伙嘴上叼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罗杰高兴地用胳膊肘轻轻地推了哈尔一下:那是上校的靴子。鬣狗们来到炉子旁,嚼咬皮靴子,听那叭哒叭哒的咂嘴声就知道它们非常非常喜欢少校这两只靴子的味道。

“哎呀呀!哎呀呀!这么大的雨!”

  哈尔在想,差不多了吧?该救下这两只靴子,别让它们全给毁了。他正要站起身子,一声“喵”却让他改变了主意,那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小豹子在叫呢!不,上校该受点教训。另外,这也不是套鬣狗的时候,它们很警惕,不时抬起头四处张望,随时准备逃跑,让它们待得越久、越自在就越容易捕捉。

猴子被大雨从头浇到脚,它门喊叫着,冻得浑身发抖。最后它们下定了决心:

  嚼了十几分钟靴子之后,有一头鬣狗大概想要吃点心了。

“明天早晨我们就盖房”

  炉子旁边放着几只平底锅。吃过晚饭后,厨子不敢摸黑到河边去,所以那些锅都没洗,那上面的羚羊排骨沫油腻腻的,正对鬣狗的胃口。开始它只是舔,后来干脆整个嚼起来,就像嚼骨头似的。两个家伙嚼着那些铁锅,就像吃着最美味的佳肴,乒乒乓乓地响声开始吵醒帐篷里的人,已经有人伸出头来看了。

“屋顶下我们安然无恙!”

  “上,露露!”

“我们要不停地盖一天!”

  兄弟俩和狗一齐冲上去,鬣狗光顾着大嚼特嚼那些美味的铁锅,根本没注意来人,直到套索套住了脖子才醒悟过来。它们惊叫着想逃跑,哈尔牢牢地拉住绳索,而罗杰则被另一头鬣狗朝树丛拖去。这时露露显出本事了。它是一条有经验的猎狗,非常清楚该怎么干:它咬鬣狗的后腿,当鬣狗转过头咬它时,它立刻跑开,它可不冒被那大尖牙咬住的危险。不过就这么一小会儿,罗杰已经把绳头系在了大笼子的栅栏上了。

“决不贪玩和浪费时间!”

  另一只鬣狗眼看跑不脱,干脆回转头扑向哈尔。又是露露来解围,它知道鬣狗的嘴很厉害,所以它从不正面扑上去,而总是咬后腿。被咬疼的鬣狗几次回头扑向露露,但总是差一点扑不到。

在滂陀大雨中,猴子们一直坐到天亮,争论着如何动手盖房。当太阳把最初的几缕阳光撒在它们身上时,它们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互相瞅瞅,然后笑得前俯后仰。猴毛被大雨一淋紧紧地贴在身上,这样的奇遇实在不寻常。

  狩猎队的队员都出来了,但没帮上什么忙。露露起的作用最大,它老是追咬着猎物的后腿,把它们朝笼子里面赶。有一只已经钻进了笼子,它大概以为里边比外边安全吧,露露又去赶另一只,直到两只鬣狗都进了笼子,哈尔立刻冲上去关紧笼门。

那天,猴子们怀着无限兴奋的心情迎接着朝霞。它们快乐得躺在地上,梳着身上的毛,当全身晒于以后,它们攀住树枝和常青藤作为秋千荡来荡去,早把昨天晚上的暴雨忘得一千二净,而且更不记得曾经下过决心要盖一座房子来避雨。

  这时上校一摇三摆地从他的帐篷里出来了,穿着睡衣裤——又是光着脚。

整个白天猴子们依然嬉笑打闹,晚上它们又在棕榈树上累得睡着了。一场瓢泼大雨又落在它们的身上,猴子们又一次发誓,天一亮就盖房。

  “是怎么回事啊?”他训斥道,“那出了什么事?就不能让人睡个好觉,哎哟!”他踩了一块尖石子。“我的靴子呢?”

谁也无法改变猴子的懒惰,因为它们毕竟是猴子。当太阳又一次把它们身上的毛晒千以后,它们又忘记了盖房子的事。

  哈尔指着炉子旁边一堆黑乎乎的东西说:“你的靴子在那儿!”那双靴子好像进过搅肉机似的,已经被鬣狗那有力的尖牙咬得不成样子了。

猴子的这座奇妙的房子直到现在也没有益起来。

  上校的火气又上来了,“就是你们的小豹子干的,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们,要把它们关起来。我要宰了那两头该死的东西。”说着就四处寻找。

玉米穗

  “如果你是在找小豹子的话,”哈尔说,“在那儿。”他把手电筒朝豹笼照去。

传说最早发现玉米的不是人,而是一只猴子一只好奇的“吼猴”。猴子仔细地端详着玉米穗,来回地摸着,最后咬了一口香甜的玉米粒。

  笼子里两只小豹子用后脚站着,前脚搭在栅栏上。它们的大眼睛被电筒光照得扑闪扑闪的,正好奇地望着这些激动的人们。

“真香啊!”猴子急忙看了看四周,怕被别人发现后从它的手里抢走。它只看见一棵正在睡觉的棕榈树。

  哈尔说:“就是因为你,它们整个晚上都被关在这儿。”

“我留一点儿当晚饭。”猴子自言自语地说。为了安全起见,它在玉米穗上撒了一层土盖起来,然后来到森林中游玩。

  “那么是什么东西咬坏了我的靴子?”哈尔把手电筒转对着鬣狗笼子。两只斑斑点点的鬣狗,耷拉着脑袋,在笼中不停地走来走去。谁靠近笼子它们就对着谁咆哮。

老棕桐树并没有睡着。猴子走后,它把树根伸出地面,就像动物的爪子一样灵便。它抓起玉米穗,深深地藏在它的树干里。

  “是它们嚼烂了你的靴子。”

傍晚,吼猴回来寻找玉米穗。它扒开土层,发现玉米穗不翼而飞,只有棕榈树还在那里晃来晃去地睡觉。

  “我不相信,”又倔又蠢的上校反驳说,“就是你们的小豹子咬的。”

“你把我的玉米穗藏到什么地方啦?”猴子问。可是棕榈树置之不理。

  “你相信那两个小不点能咬坏一只平底锅吗?”

“没关系,等我把火引来烧你,那时你就会说实话啦!”

  “真是个蠢问题,当然不能。”哈尔用电筒照着平底锅,那锅上面坑坑洼洼的,满是牙齿印,锅把拧弯了,锅也七扭八歪,成了一个大烧饼状,想用它来煎肉排是不可能了。

“火,请你出来,去烧棕榈衬。因为它偷走了我的玉米!”

  哈尔问他:“你对此有何看法?两头小豹子能干得了这事吗?”

火一点也不理睬猴子,甚至连一个小火星也没有跳出来。

  “是不能。”上校气乎乎地认输了,“是鬣狗干的,但这将是它们咬坏的最后一只锅子,我说到做到。”

“你等着,一会儿我把水引来把你浇灭,到那时你就会自愿地出来帮助我啦!”

  “你上哪儿去?”

猴子又跑去找水,可是水纹丝不动。猴子气得满腔怒火,急忙去找貘把水喝掉。

  “取我的枪。”

貘正在睡大觉,对这个不速之客根本不欢迎。

  哈尔把他拦住了。虽然上校怒气冲冲,可是面对着这个近两米高的大块头年轻人,要动硬的,非进帐篷取枪不可,他也得好好掂量掂量。哈尔慢声细语地劝他——这时哈尔不像个19岁的年轻人,倒显得比这50多岁的老头儿更加沉着老练。哈尔说:“不要开枪。记住,我们要活捉,不要死野兽。这只鬣狗,卖给任何动物园,每一只都值170镑以上。如果你还像以前一样端着枪看到什么打什么,那我们不得不收了你的枪。好了,好了,回帐篷去睡觉吧。别想着你那双靴子了,我另给你一双。至于那小豹子,你已经知道它们与你的靴子案件无关,你不会再反对我们把它们放出来吧。罗杰,让它们出来!”

“等我把狗找来,你很快就会醒来!”猴子发誓说。它又匆匆忙忙地来到狗的家里。

  罗杰打开笼门,楚楚和翠翠争先恐后地朝外跑,挤得两个都跌倒在地上。它们高兴地“狺狺”直叫,在草地上追逐跳跃。

“快去把貘咬死,”猴子对狗许愿似地说,“它离这儿不远,你可以吃一顿饱饭”

  比格上校嘟哝了老半天,终于回到自己的帐篷去了。

“你为什么偏偏在我吃饱的时候来关照我呢?”狗粗暴地扭过头不理猴子。

  哈尔和罗杰来到父亲的吊床前。“你醒着吗,爸爸?”

“既然你不愿意听从我的劝告,等我把美洲豹找来,你就会立刻跳起来。我去告诉它,你就在这里。它会把你吃掉的!”猴子气得暴跳如雷。

  “当然啦,我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刚才那场精彩的表演嘛!”

猴子没敢走到美洲豹的跟前,它爬到一棵树上大声喊:

  “也许我对上校太粗暴了。”

“我发现一只大肥狗,你看见准流口水快去吧,否则它就溜掉啦!”

  “一点儿也不。越早让他知道他并不是我们狩猎队的头,对他越有好处。祝贺你捉到了两只‘非习’。”他用斯瓦希里语说的鬣狗。

“我不喜欢一只猴子对我发号施令。”美洲豹毫不客气地回答说。

  “呃,”哈尔说,“它们是值钱的动物,但我看,养这种动物并没什么意思。”

“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把猎人叫来把你射死!这完全怪你自己!”

  “我懂你的意思。鬣狗是种声名狼藉的动物,叫声可怕,气味难闻,吃动物的尸体,所以人们都讨厌它们。但你们想到过吗,我们也一样,除了吃生蛇外,其他很多东西也是吃死的。鬣狗把动物尸体吃掉是件大好事。在东非,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野生动物因各种原因死去。假如让所有这些死动物就这样自然腐化,那这块地方该是多么臭呀!鬣狗是清洁工,它们四处打扫,与秃鹰和豺一道,把丛林草原打扫干净。没有它们可不行。比如,一头狮子捕杀了一匹斑马,只吃了一半就走了。鬣狗会来吃骨头,豺狗来吃剩下的肉,最后来的是秃鹰,剩下什么吃什么,甚至沾了血的沙子它也会吃掉。这样,当它们都吃完了以后,就是一次非常彻底地大扫除。你根本就看不出在这块地方曾有一头动物被杀死。”

猴子说完又跑到印第安人的村子里。

  “它们也许有用处,”罗杰说,“但它们的样子那么难看。”

“我在那边看见一只美洲豹,”猴子离村子很远就开始喊起来,“你们快来呀!我领你们去!”

  “的确是难看。但也跟很多人一样——他们的行为并不像他们的模样那么卑劣。有一次,我见到一头鬣狗从营地中偷了一片肉,跑进了树丛,不一会儿它又来叼了一片,又跑回树丛,一连来了好多次,我感到好奇,就跟踪它进了树丛。我看到一条母鬣狗正在喂小狗,那些肉都摆在它们前边的地上。它就是为它们偷来那些肉的,而它自己一片肉也没吃。你们要是看到小鬣狗,一定会吃一惊,非常好玩,也没大鬣狗的那股臊臭味儿,跟狗一样的可爱。这也不奇怪,因为它们也是一种狗。你知道,它们部分是狗部分是猫,但更多的是狗。”

印第安人拿起他们的弓和带毒的箭,跟在猴子的后边急速地跑去。

美洲豹一发现猎人来了,它乖乖地听从了猴子的话。豹子向狗扑过去,狗扑向貘,貘扑向水,水喷向火,火用自己的烈焰去烧棕榈树。

“饶命吧,烧死我啦!”棕榈树痛苦地喊叫起来,“我把你的玉米还给你!”棕榈树用它的树根取出玉米穗递给猴子。

猴子并没有把玉米据为己有,它送给每一个帮助过它的猎人一粒玉米。

印第安人这才发现了玉米,并且很快地开始种植。


1.公主的童话故事文字版

2.两篇经典的公主童话故事

3.迪士尼公主童话故事儿童画图片大全

4.2018少儿阅读公主故事童话故事:婕拉格公主

5.十二个跳舞的公主童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