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bet官网中文有限公司欢迎您!

作家期待互动,作家读者怎

时间:2020-02-13 21:44

8月3日下午,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分会场活动之《西山红》作品研讨会在北京石景山区五里坨民俗陈列馆举行,来自中直机关、京津冀等地区的中国网络文学、艺术评论、军史研究、文旅融合、西山永定河文化带研究、书画漫画领域以及20余家媒体等社会各界人士齐聚一堂,对爱读文学网签约作家竹君创作的大型网络主旋律作品《西山红》进行研讨交流。《西山红》作为爱读文学网重点推介的文旅融合创新作品,将在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进行展示和重点推介。

8月3日下午,在北京石景山区五里坨民俗陈列馆,来自中直机关、京津冀等地区的中国网络文学、艺术评论、军史研究、文旅融合、西山永定河文化带研究、书画漫画以及20多家媒体等社会各界人士齐聚一堂,对爱读文学网签约作家竹君创作的大型网络主旋律作品《西山红》进行研讨交流。

图片 1

本次活动,作为即将在北京亦庄国际会展举办的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分会场活动之一,包括民俗展示、作品推介、专家座谈等多个环节。石景山区作家协会主席李金明首先致辞,代表石景山区文学界对爱读文学网站入驻石景山区后,扎根基层沃土、注重推出新人表示赞赏,并呼吁全区广大写作爱好者积极运用这个专业写作平台,书写爱国情怀,歌颂美好生活。

“我与网络发生的都是失败的经验。”昨天下午,在市作协主管、主办的华语文学网上线仪式上,作家们就“传统文学的网络化生存”展开探讨,余华的开场白引起一片笑声。余华回忆,几年前他曾把自己的长篇小说 《活着》、《兄弟》授权给中国移动数字阅读,“一年下来结算版权分成几千块,没人看。我去手机上看了看,发现作品被分在"都市言情"栏目下,《兄弟》还勉强是个小城镇的故事,《活着》就差太远了。但浏览所有栏目后才发现,归到这个栏目下已经最沾边了。归根结底,网站上没有适合我这样作者的栏目。”

青年作家创作会议观点碰撞——

本次活动作为即将在北京亦庄国际会展举办的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分会场活动之一,包括民俗展示、作品推介、专家座谈等多个环节。石景山区作家协会主席李金明首先代表石景山区文学界对爱读文学网站入驻石景山区后,扎根基层沃土、注重推出新人表示赞赏,并呼吁全区广大写作爱好者积极运用这个专业写作平台,书写爱国情怀,歌颂美好生活。

爱读文学网总经理唐德尧向参会专家介绍了《西山红》作品基本情况,该作品贯彻落实了北京市委主要领导重要讲话精神,按照北京市委宣传部统一部署,以石景山区成长起来本土作家的独特视角,结合自己在京西多年的工作和生活,深入挖掘“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历史底蕴和渊源,以京西古道——模式口的前世今生为原型进行创作。作品以雄浑深厚的历史视野、深刻敏锐的洞察思考,全面展示了作者对这片土地的挚爱深情。

余华的经历在作家中不是个例,“触网”较多的陈村认为,华语文学网的上线对于当下文学网站是种补充,“商业网站要卖钱,按字数算,又臭又长就成了最受欢迎的。谈论网络文学"注水",这是原因之一。诗歌、散文、杂文这样的体裁很难在网上看到。有这样一个网站,让传统作家的优秀作品集体上网,是好事。”市作协党组书记汪澜认为,着眼于当代经典文学作品推广传播的华语文学网,是传统文学界顺应当今文学写作、出版、传播及阅读方式的变化,借助互联网技术平台,拓展文学生存发展空间,试水传统文学网络传播的重要举措,也是主流文学依托自身资源、人才、内容优势,主动参与当前网络文学内容建设和生态改善的积极尝试。上线之际,华语文学网的“三把火”便是推出面向大中学生的 “暑期经典阅读推介”、“海外暨台港华文作家经典读本”、“收获作品”等栏目。

图片 2

爱读文学网总经理唐德尧向参会专家介绍了《西山红》作品的基本情况。该作品贯彻落实了北京市委主要领导重要讲话精神,按照北京市委宣传部统一部署,以石景山区成长起来本土作家的独特视角,结合其在京西多年的工作和生活基础,深入挖掘“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历史底蕴和渊源,以京西古道——模式口的前世今生为原型进行创作。作品以雄浑深厚的历史视野、深刻敏锐的洞察思考,全面展示了作者对这片土地的挚爱深情。

作品全篇共20多万字,93个章节,跨度几代人的岁月沧桑,集中呈现了模式口一带人在历史长河中的行进轨迹以及与多种外来文化的融合碰撞,特别是融入了大量的当地非遗文化传承元素,如盘扣、打花棍、木雕以及走会等经典民俗文化细节,突出了地域特色和民俗民风,在讲述故事的同时,对传统文化也进行了传颂和弘扬。

《江南》杂志主编袁敏评价华语文学网的上线“温暖、振奋”,“在互联网、电子阅读盛行的时代,传统文学的边缘化是不争的现实,大多数纸质文本文学期刊发行量急剧下降。”她说,授权华语文学网进行刊物内容传播出于一份信任,“上海历来是文学重镇,市作协旗下《收获》、《上海文学》、《萌芽》等杂志无疑是标杆。”《收获》执行主编程永新说,这几年《收获》通过微博、微信、淘宝、亚马逊等渠道积极“触网”,但杂志自身力量毕竟有限,“有读者建议我们办青春版,集纳更多年轻作者。我们也看到有的杂志从双月刊改成月刊后,发行量不升反降。我们不敢轻易扩大纸质版面,华语文学网具备数字出版资质,这就是我们的网上家园,可以做很多尝试,如青春版的电子刊等,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关系不是那样疏远的。”

李伟长

图片 3

本作品作为网站重点推介的文旅融合作品,在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将进行展示和重点推介。为使作品更好地走进百姓生活,为大众所喜闻乐见,爱读文学网站与石景山区拥有丰富文化基础、擅长宣传策划的北京金春四季文化传媒就作品Ip开发达成共识,并现场签署合作协议。双方一致表示:这样的文旅融合网络作品,体现了对西山永定河文化,特别是模石口文化的研究成果,对京西民俗文化的具体传承。双方将借助各自优势资源,积极争取各方支持,争取将《西山红》作品进行评书、动漫、舞台剧、影视等多元化开发,让古老的京西文化走进现代,走近青年一代。

“《繁花》算不算网络文学?”青年评论家黄平抛出这个有趣问题,从发表平台来看,起初在弄堂网连载的《繁花》自然是网络文学,但它又与网络文学以类型文学、通俗文学为主流的特征不同。金宇澄总结,他写《繁花》的过程是传统作家写作草稿状态的公开化,是一种有热度的写作,“每天有人评论就让写作者形成 "为读者上菜"的心理。”在华语文学网上,读者将看到《繁花》在弄堂网连载时的原始版本。金宇澄认为,当下写作正处于一种江海交汇口,“纯文学与网络文学的分野并非固定化的,会合流、会交融。”余华也同意,互动的写作过程会对作家创作产生帮助,传统作家可以借鉴,“网络文学的概念会模糊,未来可能是印刷文学和数字文学的区分,作家的作品会同时有纸质和数字两个版本。”

图片 4

作品全篇共20多万字,93个章节,跨度几代人的岁月沧桑,集中呈现了模式口一带人在历史长河中的行进轨迹以及与多种外来文化的融合碰撞和创新发展,特别是融入了大量的当地非遗文化传承元素,如盘扣、打花棍、木雕以及走会等经典民俗文化细节,突出了地域特色和民俗民风,在讲述故事的同时,对传统文化也进行了传颂和弘扬。

座谈会上,中国榜书艺术研究会主席任之通、中国艺术研究院专职画家洪潮分别提字对作品问世进行祝贺。北京作协副主席王升山、北京老舍文学院负责人周敏以及出席的专家们纷纷各抒己见,对作品从专业角度进行了分析和解读,专家们一致认为,随着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网络越来越融入人们的生活中,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阅读也好,写作也好,网络无疑为广大读者、写作者搭建了一个更加广阔和交流的平台,也为写作者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创作机遇。该作品无疑是中国网络文学向现实主义转向的一部典型之作,希望能够带动更多网络作者关注现实,书写主旋律,创造出更多的时代精品力作。

薛舒

为使作品更好地走进百姓生活,为大众所喜闻乐见,爱读文学网站与石景山区拥有丰富文化基础、擅长宣传策划的北京金春四季文化传媒就作品Ip开发达成共识,并现场签署合作协议。双方一致表示,这样的文旅融合网络作品,体现了对西山永定河文化特别是模石口文化的创新研究成果和对京西民俗文化的具体传承。双方将借助各自优势资源,积极争取各方支持,争取将《西山红》作品进行评书、动漫、舞台剧、影视等多元化开发,让古老的京西文化走进现代,走近青年一代。

本报记者 胡晓芒 摄

座谈会上,中国榜书艺术研究会主席任之通、中国艺术研究院专职画家洪潮分别提字对作品问世进行祝贺。北京作协副主席王升山、北京老舍文学院负责人周敏以及出席的专家们纷纷各抒己见,从专业角度对作品进行了分析和解读,专家们一致认为,随着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网络越来越融入人们的生活中,并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阅读也好,写作也好,网络无疑为广大读者、写作者搭建了一个更加广阔和交流的平台,也为写作者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创作机遇。

第三届上海青年作家创作会议日前举行,会议议题之一是“新传播方式下的写作形态”。网络、微博、微信……新传播方式带来作者与读者新的相处方式,是更多的考虑读者需求,还是笃行自我继续写作?在这个人人都有感触的议题讨论时,青年作家们出现了完全不同的意见。

  

坚守自我派:薛舒滕肖澜

  无论是曾经在网络的写作,还是如今在传统杂志发表小说,薛舒一直坚持纯文学写作,“纯文学始终是特别小众的东西,我们不应该太过介意会不会有太多人关注的问题,因为有一些精神或者物质,稀有,但并不表示它不重要。”薛舒非常淡定,表示自己不大关心用什么方式传播,用什么媒体传播,“我只是想写自己想要写的东西,写作是一种自己对自己清楚的挖掘,有人愿意看,有人愿意读,我很高兴。出版是经纪人的事情,如果没有经纪人找我,我就自己读自己的。”

  随后发言的滕肖澜表示,自己曾经认为,不管世界怎么变,纯文学始终有它的一席之地,所以不需要去理会传播方式的改变,继续写自己的就可以了。但她的想法现在略有修改,坚守的同时似乎不应该一味避嫌,“保持纯文学原有元素的同时是不是可以增加一些新的元素,加以融合。比如我想写一个天马行空的故事,就配上扎扎实实的细节;比如要写匪夷所思的桥段,但是配上非常优美的妥帖平服的文字,不知道会呈现什么样的景象。”

  

反对漠视派:李伟长 石剑锋 

  评论家李伟长说,移动互联网技术会为个人、作品寻找到新的读者,这点是的确的。比如微信,想发什么内容,选什么照片,找到最合适的语言,还得考虑到,要在什么时候发,“这会让写作者的身份复杂化,这是传统写作所没有的,这是新媒体带给我们写作者最重要的变化。”

  评论家石剑锋反对漠视新的传播方式,“在我看来在这个时代真的说只要写自己的,不管别人看我怎么样,这个要么自嘲,要么是自欺欺人。”90后作者吴清缘赞同石剑锋的说法,他补充说,新媒体的特征最重要是快,希望在最短时间里面提供优质的阅读,高速而碎片化。对作者来说,当更好地打造自己的作品,把速度慢下来,作品打磨得更精致;对读者来说就要花更多心思阅读,而不是把阅读当做坐公交打发时间的工具,“但无论时代如何演变,小说家的工作依旧是用更好的语言,写出更好的故事。”

  

亲身实践派:血红

  血红2003年开始写作,2013年成为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探花,年收入过千万,是不折不扣的网络文学大神。血红说,网络写作使作者和读者的交流更加直观。在网络、智能手机出现以前,发表一篇文章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但现在就不同,每天每一个章节传上去有多少人看了,多少人点赞,多少人叫好,多少人叫骂,是清清楚楚的,都在数据里面可以反映出来。所以网络写作人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血红前一阵子在河南参加座谈会,“有一位先生说,有时候他能两三个月不写字,如果哪一天他写了三千字的话,就要出去吃大餐庆祝,感觉自己太有成就了。”这在网络作家绝对是行不通的,“最高峰所有作者的总更新量一天超过一亿字,我们必须保持在读者面前的出镜率,而且更新数量比较大,这样才能让读者跟着作者走。”

前辈态度:网络文学考验定力

  著名评论家白烨在会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网络环境下的写作,作家分成两种。有些人的写作姿态更靠近传统文学,而更大量的是靠近网络特点的类型化写作。传统文学一般写作是不考虑读者的,类型化写作就不能不考虑读者,因为网络小说存在的理由就是跟读者互动,作者和读者已经变成了欲望、情感和利益的共同体。网络文学非常考验作者的定力,如果作者在写作上有自己的追求,他可以坚持按自己的意愿走,他可以影响读者,如果作者是不坚定,他可能和读者拥抱在一起,就可能被绑架。

  

作协:建网络平台推广纯文学

  记者从上海市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汪澜处了解到,上海作协已获得数字出版资质,正在搭建文学网站“华语文学网”,该网站目前在试运行中,下月正式上线。

  与起点、红袖添香等知名文学网站不同,汪澜表示,华语文学网走付费阅读的路,但定位仍然是传统文学,希望打造成一个传统文学作品的发布、推广的平台,借助数字出版的手段,给传统文学更多的出路,也给读者更多的选择。上海作协的官网和旗下面向年轻读者的云文学网将与华语文学网互动,打造三网融合。

  华语文学网将同时推出作家作品和期刊杂志的电子版付费阅读和纸质版售卖,目前上海作协正在跟作家们洽谈版权问题。汪澜表示,网站得到了作协旗下很多作家和期刊的支持,比如叶辛就已经将最新作品的电子版权交给了华语文学网。目前《上海文学》已经全面上线,《收获》的增刊和《萌芽》等杂志也会陆续上线。上海作协的作家书店将在华语文学网拥有自己的频道,同时出售作家作品纸质书的普通版和签名版。

  此外,华语文学网还开出原创频道,接受网络作者直接投稿。但汪澜也表示,原有的网络文学作品以类型文学为主,但华语文学网还是希望接纳更多的纯文学作品。记者在网站上看到,目前原创频道已有数十部作品在陆续更新中,其中既有言情、科幻等类型小说,也有诗歌、散文等普通商业文学网站上非主流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