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bet官网中文有限公司欢迎您!

薛宝钗是怎样炼成的,薛宝钗的人物生平_中国文化_中华网历史

时间:2020-05-15 14:45

《红楼梦》里薛宝钗被定位成一个完美的“人际关系高手”。她一露面,便被拿来跟黛玉作比较:“年纪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下无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

图片 1

薛宝钗,是曹雪芹着长篇章回体小说《红楼梦》中的女主角之一,与林黛玉并列为金陵十二钗之首,贾宝玉的从母姊、妻子。

还有具体的事例解释这段评价。周瑞家的来薛姨妈处找王夫人回话,薛宝钗放下手中的活计,喊“周姐姐坐着”,亲切地陪她聊天,细细讲解冷香丸的制法。而同一天,周瑞家的为林黛玉送薛姨妈给的宫花时,林黛玉知道别的姐妹都有了,来了一句:“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

文/木清

家庭出身

薛宝钗出生在金陵城,“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一,这薛家乃是紫薇舍人薛公之后。共八房分。在“护官符”上,薛家有“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说法,形容其有百万家资,巨富无比。

图片 2

薛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又有一大两岁的兄长,名为薛蟠。当日有她父亲在日,酷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乃至其才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那薛家虽本是书香继世之家,自薛父死后,薛姨妈怜薛蟠是个独根孤种,未免溺爱纵容,以致老大无成。薛蟠赖祖父之旧情分,在户部挂名行商,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其余一切经济事务一切不管,仍由管家仆人等操办之。宝钗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她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

薛宝钗随母亲、兄长一起进京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近因今上崇诗尚礼,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二是探访亲友;三是自薛姨爸死后,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谙世事,便趁时拐骗起来,京都中几处生意,渐亦消耗,薛蟠需亲自入部,销算旧帐,再计新支。

薛宝钗的舅爸,王子腾为京营节度使,新近提升了九省统治。宝钗的姨爸,贾政在京都任工部员外郎。

宝钗生的病是“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即作为仙人的思凡之心——脂批说“凡心偶炽,是以孽火齐攻”,以及对人间苦难的同情和关注。

冷香丸的配方中,春、夏、秋、冬四季合起来就是“炎凉”二字。蜂蜜、白糖味甘,黄柏性苦,合起来就是“甘苦”二字。“白”者,纯色也。“蕊”者,花之精髓也。牡丹、荷花、芙蓉、梅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又分别象征了高贵、淡雅、娇艳、坚贞四种品性。所以整个一副“冷香丸”就是象征宝钗“知着甘苦,历尽炎凉,虽别离亦能自安”的坚贞不屈的精神。脂批说冷香丸的药引是仙界诸仙人合力制作,不是吃人间烟火之人能享用的。

薛宝钗和母亲,兄长一起进京备选才人、赞善之职。薛蟠为了躲避甄英莲的官司带宝钗和妈妈去了金陵,薛家在京中原本是有房宅的,怎奈贾母王夫人热情挽留,于是薛宝钗和母兄便以姨娘亲的身份,客居在荣国府的梨香院,与金陵十二钗其他女孩们生活在一起,后元妃省亲,遵照旨意,入住大观园中一处叫蘅芜苑的住所。每日或饭后或晚间,薛姨妈便过来,或与贾母闲谈,或与王夫人相叙。宝钗日与黛玉、迎春姊妹等一处,或看书下棋,或做针黹,倒也十分相安。

身为名家世宦之女的宝钗,自小读书识字,亦“杂学旁收”,她对文学、艺术、历史、医学以至诸子百家、佛学经典,都有广泛的涉猎和渊博的知识。

林黛玉进荣府以后,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贾宝玉。二人亲密友爱,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不想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比林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因此林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

图片 3

薛宝钗在家养病,贾宝玉送贾母回家后转去薛宝钗闺房探望。两人探讨了彼此身上所佩戴的物件。薛宝钗身边的丫鬟莺儿笑道宝二爷宝玉上的字和姑娘的正好是一对:宝钗挂有一把錾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锁,与贾宝玉随身所载之玉上所刻之“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恰好是一对,寓意金玉姻缘。

宝钗照顾弱者的感受。她出色的管理方法“无为而治”把大观园治理得井井有条;她出钱出物为史湘云设东摆螃蟹宴,解决了湘云贫寒、势单却要请客的困难;她照顾命运坎坷的香菱,使香菱免受欺负;她暗中帮助家境贫寒的岫烟,一针一线地为她着想;连猜忌她的林黛玉她都用心教导,使黛玉都不禁对她“心下暗服”。

大轿从大门进来,家里细乐迎出去,十二对宫灯排着进来,倒也新鲜雅致。傧相请了新人出轿,宝玉见喜娘披着红,扶着新人,蒙着盖头。傧相喝礼,拜了天地。请出贾母受了四拜,后请贾政夫妇等登堂,行礼毕,送入洞房。

那新人坐了帐,就要揭盖头的。凤姐早已防备,请了贾母王夫人等进去照应。宝玉此时到底有些傻气,便走到新人跟前说道:“妹妹,身上好了?好些天不见了。盖着这劳什子做什么?”欲待要揭去,反把贾母急出一身冷汗来。宝玉又转念一想道:“林妹妹是爱生气的,不可造次了。”又歇了一歇,仍是按捺不住,只得上前,揭了盖头。喜娘接去,雪雁走开,莺儿上来伺候。宝玉睁眼一看,好像是宝钗。心中不信,自己一手持灯,一手擦眼一看,可不是宝钗么!只见她盛妆艳服,丰肩软体,鬟低鬓軃,眼瞤息微,论雅淡似荷粉露垂,看娇羞真是杏花烟润了。

图片 4

由于宝钗贤淑明达,博得贾母与王夫人的欢心,终与宝玉结成“金玉良缘”。然贾宝玉婚后不久出家,她成为一个年轻的孀妇。

宝钗天赋高,“当日有他父亲在日,酷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学识信手拈来,仿佛一部行走的“百科全书”。她提醒宝玉“冷烛无烟绿蜡干”的典故,懂得欣赏《鲁智深醉闹五台山》里《寄生草》词藻之妙,用六祖惠能的故事说禅,指导惜春画大观园时显出对绘画的了解……而她对人际关系的洞察也是如此,一出手就让人心头一震。

《红楼梦》第七回,周瑞家的送走刘姥姥后,要回禀王夫人,在薛姨妈处寻找王夫人的时候,碰到了薛宝钗,二人便聊起了薛宝钗因解胎毒需要服用的“冷香丸”。

在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一节中,宝钗无意间听到红玉和坠儿的谈话,涉及私相授受的事情,情急之下便假装和黛玉捉迷藏,叫了声“颦儿”。红玉是宝玉房中做杂活儿的丫头,她瞅准机会倒了一次茶,宝玉十分惊奇,觉得是头一次见到这个清秀的女孩。大观园里的女孩子数不胜数,叫得上名字的也有几十个,宝玉认不全,而宝钗却光听声音就能辨认出是谁,而且对脾气性格有所了解,知道红玉“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简直是夏洛克·福尔摩斯附体——而这判断的基础,显然来自她素日里的观察。

这个“冷香丸”可不是一般的解方补药,且看你配方与配置方法:

有次去怡红院听袭人抱怨宝玉跟姐妹玩闹缺少分寸,宝钗觉得她有些见识,“便在炕上坐了,慢慢的闲言中套问他年纪家乡等语,留神窥察其言语志量,深可敬爱”。之后宝钗常来找袭人聊天,还帮她做针线。因为一句话而辨识同类,足见宝钗的敏锐。

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和在药末子一处,一齐研好。

第五十六回探春等打算在大观园搞承包责任制,平儿提议让宝钗的丫头莺儿妈负责管理蘅芜院里的香草,宝钗立即认为使不得——让自己的人从中获益,有徇私之嫌,担心被婆子们看小了,有损管理者的威望。宝钗提出了新的妥当人选:怡红院的老叶妈,就是茗烟的娘。“那是个诚实老人家,他又和我们莺儿的娘极好,不如把这事交与叶妈。他有不知的,不必咱们说,他就找莺儿的娘去商议了。那怕叶妈全不管,竟交与那一个,那是他们私情儿,有人说闲话,也就怨不到咱们身上了。”这一句又“暴露”了宝钗人际关系上的功夫,如何表现“公平”是其一,其二是她对丫头的娘与谁要好,甚至这人的品行如何都心知肚明。

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把这四样水调匀,和了药,再加十二钱蜂蜜,十二钱白糖,丸了龙眼大的丸子,盛在旧磁坛内,埋在花根底下。发病时取出一丸,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服。

贾府中下人的关系盘根错节,红玉是管家林之孝的女儿,司棋是王善保家的外孙女,宝玉的仆人李贵是奶妈李嬷嬷的儿子……这些人构成了底层的关系网,同样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宝钗借住在姨娘家,有一种不自觉的谨慎,不像王熙凤只走贾母和王夫人等的上层路线,她对底层的力量没有丝毫轻视。

分布在四季的四种白花的花蕊和上四个节气当日的四种水,还要用降火去温的黄柏来送服,这“冷香丸”要解多大的热毒啊!

说起宝钗经营人际关系的方式,倒也并无奇特之处,无非是行事得体,想得周到。第四十八回中,香菱刚搬入大观园时,宝钗特地嘱咐她要拜会邻居。宝钗笑道:“今儿头一日进来,先出园东角门,从老太太起,各处各人,你都瞧瞧,问候一声儿,也不必特意告诉他们搬进园来。若有提起因由儿的,你只带口说我带了你进来做伴儿就完了。回来进了园,再到各姑娘房里走走。”这番叮嘱见出宝钗做事一贯是眼里有旁人,周到又不唐突,润物细无声。宝钗周围的人耳濡目染,人缘都不差,莺儿妈会编花篮葫芦送给凤姐的得力干将平儿玩,莺儿帮宝玉打络子、给林黛玉编花篮,还认了宝玉的小厮茗烟的妈妈叶妈做干娘。

我们看薛宝钗聪明过人、才华横溢、乐于助人、礼仪周到,更有着异于常人的理智和冷静,大致就是因为她服用了这冷香丸吧。

宝钗有一个特点是做人大方,会在他人有需要的时刻伸出援手,物质上毫不吝啬,比如主动提供螃蟹让史湘云诗社做东,暗地里送邢岫烟衣物,赠与黛玉滋补的燕窝……大观园里的姑娘们,正值青春妙龄,各有一腔心事,心疼自己还疼不过来,哪有余力去疼爱别人呢。宝钗主动释放出“我懂你”“我为你好”的善意信号,帮助别人时的姿态诚恳而巧妙。世界上有很多孤独的人害怕先踏出第一步,而友谊的发生常是从一次热心的援手开始。她提议设螃蟹宴时,对史湘云说得诚恳,“我是一片真心为你的话,你千万别多心,想着我小看了你,咱们两个就白好了。”史湘云十分感服。

众人看林黛玉经常对贾宝玉使性子发脾气,薛宝钗却鲜有此类行为。她只是劝劝宝玉。宝玉给了她难看,她也只是讪讪地。林黛玉情绪来了,用一首诗歌抒发感情,活流几滴眼泪,薛宝钗却干脆不表现出情绪。薛蟠说她一心泡贾宝玉,她也只流了一夜的泪。

林黛玉行酒令时说了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宝钗按下不表,日后在无人处提点。她的剖白同样坦诚:“你当我是谁,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我们家也算是个读书人家,祖父手里也爱藏书。先时人口多,姊妹弟兄都在一处,都怕看正经书。弟兄们也有爱诗的,也有爱词的,诸如这‘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无所不有。他们是偷背着我们看,我们却也偷背着他们看。后来大人知道了,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才丢开了。”林黛玉将心比心,觉得宝钗待人宽厚又光明磊落,也就打开心结,从此“孟光接了梁鸿案”。

史湘云喝醉了酒,大大咧咧地醉卧于芍药圃,薛宝钗就没有这么烂漫了。首先她不会喝过量的酒,更不会有失体统地醉卧在露天的花圃里。

才华横溢,容貌出众,性格豁达,没有架子,强大又友善,无论哪个时代,薛宝钗这样的女孩子都很容易得到同性的喜欢。可“完美”也是最难维护的人设,越得体的人越有人寻找瑕疵,一旦被人定位为“长袖善舞”“会做人”,别人对你的一言一行就会更挑剔。可不是么,多少年过去,一直有人认为宝钗是个大反派,周到是笼络人心,顺着长辈心意说话是虚伪,对林黛玉关爱是“心里藏奸”,甚至有人怀疑薛宝钗在林黛玉的燕窝里下毒……似乎宝钗的一言一行都是围绕“嫁入豪门”而展开,一旦她得不到某个男人的爱,别人就似乎有了贬损的理由。曹雪芹将钗黛相提并论,不可能把她写得那样恶毒。

刘姥姥的表演,逗得大家都笑歪了,就她一个人不笑,就她一个当作刘姥姥不存在。面对刘姥姥,林黛玉还嘲笑几句,妙玉更是厌恶刘姥姥,要丢弃刘姥姥喝过的茶杯。薛宝钗却不喜也不调侃,似乎也没有厌弃,始终保持着冷漠,神经近乎麻木。

细细想来,薛宝钗是怎样变成人际关系高手的?一母所生的薛蟠和薛宝钗为何性情天差地别?或许正是因为有个任性的“呆霸王”哥哥和宠溺儿子的慈母,宝钗才不得不变得早慧和懂事。“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她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在家时自觉做母亲贴心的小棉袄,到了贾府又主动担任薛家的首席公关。“日间到贾母处王夫人处省候两次,不免承色陪坐,闲话半时。园中姐妹处,也要度时闲话一回。日间不得闲,夜里做女红到三更才睡。”乖巧的薛宝钗过得忙碌而辛苦,而她对他人需求的体察或许就是在这些辛苦中训练出来的,因为懂得做人的难处,所以愿意慈悲。她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与分寸感,却并不“油腻”,不拜高踩低。

众人都将赵姨娘当个龌龊人,不想亲近,更不敢沾染,她却又有心送家乡的土特产给她。惹得赵姨娘跑去王夫人那里显摆了一会。王熙凤若知道了,背会或许会对薛宝钗又一番指责。

薛蟠出远门带回了特产,宝钗给贾府众人送礼物,连没时运的赵姨娘也有一份。似乎宝钗总能考虑到一些“不重要”的边缘人,在大观园改革时也是她提出由承包园子的婆子拿出一点钱,分给其他婆子,使所有园中做事的人都得到些好处。同是王夫人那边的亲戚,王熙凤对赵姨娘动辄责骂,像是为姑妈出气,而薛宝钗却对赵姨娘和贾环客客气气。这是摆正了自己的客人身份,或许也有一份对世人的博爱。

当听到林黛玉在行酒令时,无意间说漏了禁书《牡丹亭》和《西厢记》里的句子时,薛宝钗不动声色,另找时机教诲黛玉少看些杂书,别乱了性子。说得黛玉心服口服。

从某种意义上说,宝钗是博爱的,但她的博爱与宝玉热爱一切美好事物的“情不情”有所不同,她更为理性与实际,待世人都是一种淡淡的好,这种好有着距离感,不在情感上过分卷入,倒也足够抚慰人心。“任是无情也动人”来形容她最合适不过,多少号称“有情”的不过是自我感动了一下,于局面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如果说宝玉是用对美好女儿的爱来隔离现实,宝钗则是用日常琐事和对他人的关爱来隔离现实。顾城曾评价宝钗说:“她知道生活毫无意义,所以不会执留,也不会为失败而伤心;但是她又知道这就是全部的意义,所以做一点女红,或安慰母亲,照顾别人。她永远不会出家,死,或称为神秘主义者,那都是自怜自艾之人的道路。她会生活下去,成为生活本身。”

傻丫头在大观园捡到了绣春囊,引发了抄检大观园的风波。薛宝钗得知野乡杂人或许就是从为她方便探望母亲而开启的边门进入大观园的时候,马上就搬离了大观园去跟母亲同住,离开了是非之地。

宝钗对生活有一种疏离感,她能跳出眼前的局面来打量和审视,有开阔的心胸。当哥哥薛蟠被柳湘莲痛打之后,薛宝钗劝解母亲说:“不过他们一处吃酒,酒后反脸常情……况且咱们家的无法无天,人所共知”,没有必要“兴师动众,倚着亲戚之势,欺压常人”。对于亲戚关系这个账户,宝钗是在用一点一点的善意存入,薛蟠则是用一桩桩祸事不断支取,任性妄为。对于哥哥出门做生意,宝钗极力赞同,哪怕生意赔了也是历练,总不可能一辈子守在母亲身边当“妈宝男”。这种认识和格局,非同凡响。

元春端午节赏给大家礼物,唯独宝钗得到的那一份是跟宝玉相同的,她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觉得宝玉幸亏有林黛玉缠住。她完全明白得到跟宝玉相同礼物的意味,还可以做到无动于衷。

当尤三姐自刎,柳湘莲出家,与柳湘莲相厚的薛蟠情绪不好,宝钗提醒他注意犒赏伙计们——做东家的,要对底下人体恤,一趟生意结束,人人等着领赏分红请客,不能因为老板有情绪就都省了。虽然这反应看似过于冷酷,可倒有一种“不为打翻的牛奶哭泣”的理智。无论发生了什么不幸,生活总要继续,倘若沉溺在悲哀中自怜,就会失去人心。事实证明,薛蟠请客时心不在焉,伙计们觉得无趣,宴席不欢而散。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不可能要求别人对自己的痛苦感同身受。宝钗有管理者的格局,可惜身为女子,不能代替哥哥去管理家业,提点一两句已是极限。

丫环金钏因王夫人跳井自杀,薛宝钗劝解王夫人不必难过,还说:金钏死了,也不足可惜。这番劝解,对王夫人来说是宽慰,可是对金钏来说,是无情的冷漠。

“抄检大观园”事件后,宝钗要搬出去时,她也提醒王夫人说:“据我看,园里的这一项费用也竟可以免的,说不得当日的话。姨娘深知我家的,难道我们家当日也是这样冷落不成。”鲁迅先生在《呐喊》自序里说道:“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红楼梦》里薛宝钗的父亲死后,“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谙世事,便趁时拐骗起来,京都中几处生意渐亦消耗”。而薛宝钗在薛家的慢慢“冷落”过程中看到和学到了太多,对姨娘的这一番话可以说是真诚友善的提醒,但只是点到为止,她不必也不能过分热心。

面对这一切,众人无不承认,曹雪芹高明地利用“冷香丸”,塑造了一个理性、冷静、沉稳、无情又圆滑周到有有些动人的薛宝钗。

历来对宝钗服用的“冷香丸”有许多解释,但在我看来,或许正是因为天生聪慧加上一颗热心,薛宝钗才需要服用“冷香丸”,不至于“人我不分”,在冷香丸的作用下保全自己“不干己事不开口”。时常叹息山中高士薛宝钗,空有见识和本领却无用武之地,将生命耗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看出衰败的信号,然而“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只得藏起一颗热心,冷冷地接受命运的安排。有时我会想,在这个故事里,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到红尘中体验了一番人间情爱,如果薛宝钗也是神明下凡的话,她这一生体验到的是什么呢?

既然是“冷香丸”让薛宝钗变得如此的理智和冷静,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薛宝钗不吃“冷香丸”,她的性格又会是怎样,她又是怎样的一个人。

最重要的一点,没有服用冷香丸的她,一定不会顶替黛玉取跟宝玉成亲吧。她怎么会让自己的人生沾染上这么大的污点,背上一辈子的骂名呢?

金钏儿了,她也不会立马去王夫人那里讨好王夫人,说金钏儿死有余辜,赔几个钱就够了。或许她跟金钏儿也熟悉得很,会暗暗地为金钏儿哭一场,也未可知了。

再有,她也不会一直吊死在金玉良缘这棵树上吧。贾宝玉那么样的不成气候,以她才聪明才智,肯定会立马将宝玉抛弃得远远的。何必那么浪费功夫对牛弹琴呢?贾宝玉林黛玉也正好可以成双成对,无人打扰了。

要是她真的喜欢贾宝玉,或许她也会明目张胆地跟情敌林黛玉一争高低,争夺贾宝玉。想必贾宝玉面对端庄、聪慧、健康、体贴、热情似火又不规劝他读书做官的薛宝钗,也早已魂不守舍了吧。

薛宝钗也不会让蘅芜苑朴素得像“雪洞一般”。她们家可是“珍珠如土,金如铁啊”。史湘云的螃蟹宴是宝钗出资帮她举办的;薛蟠生日宴的美味佳肴是别人孝敬的;邢岫烟的御寒冬衣是宝钗从自家的典当铺里拿回来的;每日送给林黛玉补身子的冰糖燕窝是宝钗从自己家里拿的。她完全可以把自己的闺房布置得金碧辉煌、花团锦簇,一如哥哥薛蟠那般,过千金大小姐的奢侈生活。那样贾母进了蘅芜苑,一定赞叹不已,让大家都学着蘅芜苑布置房间。

面对专横撒泼的夏金桂,有的是主意和谋略的薛宝钗,也定会使用一点点小小的计谋,巧妙地利用宝蟾来收拾那个恶嫂,定叫那泼妇伏首贴耳的不敢妄作非为。

王熙凤抱病告假时,王夫人点明让宝钗协助探春管家。从小就帮助家里打理生意的薛宝钗,管家的经验肯定要比探春丰富得多,她完全可以抓住时机、整顿弊端、合理规划、严格治家、大显身手,让大家刮目相看她的管家才能,给自己加分。

给宝钗过十五岁的生日时,贾母让她点喜欢看的戏、喜爱吃的点心。这个比林黛玉生日还要风光的十五岁生日,宝钗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地做一回“寿星”,不必违心地点贾母喜欢看的戏、喜爱吃的点心,去讨贾母的欢心……

这样一个张扬、自我、率真、陌生的薛宝钗,你会喜欢吗?只是不吃冷香丸的她,也会小命难保吧。热毒一旦发作,咳嗽不止的她,岂不是也会被众人骂?那个时候,她对林黛玉也能够感同身受了吧。